香港大众网精选资料,大众六网精选资料区,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大众六会高手精选资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众六会高手精选资料 >

财新对话中关村二小事件家长:为何选择站在第一线

发布日期:2020-10-15 19:25   来源:未知   阅读:

  北京市中关村二小欺凌争议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和舆论热议。在校方发表公开回应以及北京教委介入后,事态进一步发展。与此同时,在一些自媒体和社交媒体平台也出现指责当事家庭实为特权人士,涉事男孩实为欺凌者的言论。12 月 11 日下午,在事发三天后,经过反复沟通,财新记者电话采访了涉事男童父亲王先生。

  男童父亲对财新记者表示,目前正在等待学校对事件调查的回复, 如果在教委督办下,还是此前的结果。我们可能将继续发声 。

  男童父亲说,目前已接到学校的约谈通知,正在商定时间,将视学校的态度和目的,考虑前往还是让律师代为沟通, 我和我的家人承受不了再次受到批评 。

  12 月 8 日深夜,一篇名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 NO!》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等平台流传,撰文者自称是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二小四年级某 10 岁男孩的妈妈。

  在文中,这位母亲以自述方式还原了她了解到的事实:11 月某日,在中关村二小的某男厕所里,她儿子受到两位同学的欺凌,遭盛有秽物的厕所垃圾筐扣头。过去近一年内,这位男孩还陆续遭到起不雅绰号等其他形式的欺负。

  文章指出,截至网络文章发表,受欺孩子的家长与校方及涉事同学的家长均交涉无果,学校老师将此事定性为一个 过分的玩笑 ,还劝受欺孩子的家长,放弃 处理惩戒施暴孩子 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 等相关诉求。

  财新记者尝试联系当事方中关村二小无果。校方 12 月 10 日发表公开回应,认为有关言论不实,并强调 让教育问题回归校园进行处理。

  同时,一些自媒体及社交媒体平台纷纷流布针对中关村二小欺凌争议事件的质疑言论,指当事男童家长家庭背景优越、和老师素有结怨、被欺凌当事男童先 尿到了那个扔纸篓的孩子身上 、被欺凌当事男童 在班里非常招人讨厌 骚扰别人孩子,老师批评很多次 。

  男童父亲告诉财新记者,他和妻子将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对于学校所言的不实言论, 可以让学校指出来,由我来回应。如果不实,我可以承认错误 。

  男童父亲表示,此前和校方的交涉作了录音,若需对照, 可以在公开的场合,听听录音,结果自然就明白了 。

  中关村二小欺凌争议事件升级后,曾有网络言论指出,事件起因是受欺凌男童先尿在其他孩子身上。财新记者获悉,此说法源头是在中关村二小百度贴吧里一位自称是该校教师家属的发帖,但目前该帖子已被删去。

  男童父亲还告诉财新记者,在 12 月 8 日妻子的微信文章发布前,已和中关村二小、北京市教委进行了去信、面谈等形式沟通,但提出的 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 让对方承担相应的治疗费用 等诉求始终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因为学校的质疑和不认可,我们才选择向社会各方求助,引起关注。 男童父亲表示。

  早在 12 月 4 日,男童父亲即以 反校园霸凌 的网名在 家长帮 社区发帖,陈述孩子的遭遇。12 月 9 日,男童父亲在该论坛回复网友时表示, 压力依然很大,但事情不是因我而起,我和家人只是受害者 。

  北京市教委 11 日通过官方微博作出回应,表示将 从一切为了孩子身心健康出发的角度,高度重视,主动工作。发现问题,严肃对待,妥善处理 。

  作为中关村二小的直接行政主管部门,海淀区教委 10 日向《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已获知 中关村二小校园霸凌 一事,正在了解和处理中。

  国内家长普遍对欺凌概念还很陌生,欺凌发生后如何应对成为家长的一大困扰。中关村二小事件发生后,在自媒体上普及如何应对欺凌的文章纷纷涌现,成为教育家长的契机。例如,有文章称,欺凌发生后不应以暴制暴,而是申诉立场;建议家长不要给孩子转学或过度保护造成隔离;长期而言应为孩子建立自信,建立自己的朋友圈。另有文章建议,应对欺凌最好的方法是让自己的孩子 有与同伴势均力敌的能力 ,拥有主动为自己争取权益的能耐和力量。也有不少家长认为,就该事件而言,调查和还原事件真相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财新网相关报道读者评论当中,一类有代表性的观点。在采访中,男童父亲就一些舆论关注的问题作出了相应答复。与此同时,财新记者仍在努力联系校方、教委等有关方面,期待得到他们对舆论关注问题的进一步回应。

  财新记者:朋友圈中转发的《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 NO!》文章是孩子母亲写的吗?

  财新记者:文中描述的事情经过,能否确保真实?有媒体报道,你们有和对方家长沟通的聊天截图、北医六院的诊断书、和学校沟通时对方教训孩子母亲的录音。

  财新记者:文章发出两天后,中关村二小回应称,网上存在与事件相关的不实言论,你觉得是在说你妻子写的文章吗?

  男童父亲:二小的回复我没有评论,也没有转发。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对于学校所言的不实言论,我也表示,可以让学校指出来。由我来回应。如果是我说的不实,我可以承认错误。大家可以在公开的场合,听听录音,是不是不实的。结果就自然而然明白了。

  男童父亲:有人觉得强硬。我个人是觉得二小树大(招风),要顾及自己的声誉。我没有选择公开录音,也是为了为一个名校保留颜面。这件事,如果处理得好,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响。

  (声明中)学校说会关爱每一个孩子的健康,但是若没有舆论压力(学校真的会这么做吗?),即使现在有舆论压力,我也没有体会到学校对我的孩子有什么关爱。

  财新记者:事情发生后,网上有不少人指责你和妻子的言论不实,媒体也有相关报道,但你们迟迟没有回应,为什么?

  男童父亲:对于网上指责不实的言论,听说了,但没有看。也不想去关注。希望可以专心陪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现在真正关注的只有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在学校面谈前,我们也不愿意多接受媒体采访,因为翻来覆去说的都是那些话。我们会为我们说过的话负责。网上的言论我也不想评论,因为回复它们,不是我做这些事的出发点。我并不想和这些言论撕、扯、缠。

  我不去追究关于我们的不实和攻击言论是谁发的。要核实的话,和发帖人联系会更好一些。

  财新记者:有一位自称是中关村二小老师家属的网友发帖称,当天是你的孩子先尿在别人身上引发争端,这是真的吗?

  男童父亲:厕所是隔断的,怎么会尿在别的孩子身上。对此,听听录音,媒体问问老师,他们也不会说谎的吧。

  第一次各方谈的时候,老师和年级组长都在时候,肇事的孩子也亲口承认了事发的过程。我们也问了(肇事孩子)为什么这样去做,他们回答: 没有什么原因 。

  媒体应该问问学校。学校调查了一段时间了,据说也看了录像,但厕所里应该没有录像,学校应该会有结果了。但目前我没有通过反馈知道学校的调查进展。

  男童父亲:是我从其他家长嘴里听到的,但是他们选择不公开,我也不能把他们推到事情前线。

  男童父亲:我也没办法对此回应,这次事件,了解我的人比不了解我的人要多。若是真的有特权,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解决这样的问题。如果真的我有特权,学校也不会这么漠视,也不会这样把我爱人劈头盖脸地教训一顿。

  男童父亲:在媒体报道后,接到二小老师的电话,说到家门口了,要看看孩子。学校可能是想息事宁人。但我也没有做正面回应。因为这个时候也不能让他们再见我的孩子。因为见了面,孩子可能想到的是更不好的结果,对孩子影响更大。

  男童父亲:我们正在确定时间,我们也在考虑是否有必要请律师和相关媒体到场。我也在权衡考虑。我觉得我首先要清楚学校和我见面的态度和目的,我通过其他方面也传递给了学校这个想法,若还是像上次那样接受批评教育,那么我们选择不见面,而是让律师和他们沟通。我和我的家人承受不了再次受到批评。如果是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我们可能会选择在一个比较私密的环境下来谈这次事情,若有必要,会将这次事情解决的结果向各方公布。

  男童父亲:我的目的是督促学校将事情快速解决,尽快答复。之后可能会向媒体公布。

  财新记者:在此前的约谈中你们提出了四点诉求(1、处理、惩戒施暴的孩子;2、保护我儿子不受二度伤害;3、让施暴者的家长道歉;4、对方承担相应的治疗费用),目前还有新的诉求吗?

  男童父亲:具体和学校谈时,我们也会听听,学校对此事现在是什么态度,因为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听到学校对这件事情的判断。我也不敢贸然提出新的诉求。

  如果像之前一样,双方对此事的态度和认识都不在一个层面上,我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男童父亲:如果之后事情还是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那么对于所有的当事人,我可能选择公开。

  财新记者:在一些人看来,你妻子写的文章情感过于强烈,似有不妥。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诉求?

  男童父亲:最开始学校和我们约谈,我们希望妥善解决,但结果不好。后来我们通过学校的老师向校领导转交了一封信。

  男童父亲:11 月 24 日星期四事情发生。第二天和两个老师见面谈。下一个周一(11 月 28 日)信就提交给学校。

  男童父亲:事情的发生经过、我们的诉求,整理的政策文件。提了我们的四点诉求。

  男童父亲:学校之后约谈了我爱人,其结果就是我爱人描述的。学校希望我们放弃公开信里的诉求。但从始至终,没有对我们的要求的正式回复。对于我们的诉求,如果学校不认可,给我们答复也可以。但没有。我们一直在等。

  男童父亲:是的。也是一样,没有回复。我们没有通过信访的方式,只是往德育科打了电话,将事情做了陈述,希望敦促学校可以快点解决。事发了一周,事情没有解决,孩子受到骚扰侵犯,我们需要学校给予明确答复。收到的却是学校对我们多方的质疑和不认可。这也对我和妻子造成了伤害。

  男童父亲:在这之后,我们选择了向社会各方求助的方式,我们希望得到各方关注。比如,在 家长帮 的论坛上发帖,还有后来的这篇文章。

  这个事情一定要解决,不管现在炒得多热,我的目的就是要一个合理的答复和解决(方法)。我想为我受伤的孩子和家人讨回一个公道。让更多的人重视这个事情,不让更多的孩子受到伤害,这就够了。

  如果在教委督办下,还是之前那样的结果,我们可能会继续发声。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是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男童父亲:我选择站在第一线。昨天有的记者去学校采访,其他家长在采访中也表示了对我的孩子的认可。我的孩子什么样,老师怎么评价,媒体都可以向学校和老师求证。

  至于别人的恶语中伤,如果我要解决问题的目的达到了,我是可以承受这些压力的。

  冲在第一线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但是为了能为我受伤的孩子和家人讨回公道,能够让更多的孩子免受伤害,我选择坚持。

  男童父亲:这件事受到伤害最大的就是孩子,也包括施暴的孩子。因为这个孩子如果不及早认识自己的行为,他的家庭和学校不及早对他的行为进行干预,孩子以后的问题将更大。

  事情发生后,我们和班主任、教导主任谈的时候,也很明确指出,有必要做心理干预,包括施暴的孩子。但这两个老师表示自己不能代表学校。

  我们的做法更多是想让学校可以认识到问题出在哪里,孩子在学校做出这样的行为和多方都有关系。欺凌问题需要多方的重视,单独靠老师、学校、家长任何一方,都做不好。

  男童父亲:事情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何处,但总会有一个结束。我希望它可以对欺凌问题的立法、各项文件(的制度建设)有帮助,让各所学校,让每个家长都能够正确地认识这个问题。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