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众网精选资料,大众六网精选资料区,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大众六会高手精选资料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众六含网精选资料区 >

奇葩的哀悼方式曹丕率文人学士学驴叫送别建安七子之首王粲

发布日期:2020-06-28 18:19   来源:未知   阅读:

  驴鸣送葬,这是历史上真实的故事。因为死者生前喜欢听驴叫,一群送葬的人就学驴叫来为他送行。不知,一阵驴鸣声音响起后,他们会不会一改悲伤情绪,而破涕为笑呢?

  之所以出名,皆因“驴叫团队”的成员都是文人才子,且领头的是曹操的儿子曹丕,而逝者也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奇才,王粲。

  学驴叫送葬,本就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可如此奇葩的举动竟是一群名人雅士所为。

  217年初春,41岁的王粲病逝。魏王世子曹丕对王粲生前好友说:“仲宣平日最爱听驴叫,让我们学一次驴叫,为他送行吧!”

  看来,曹丕还真的喜欢王粲,竟然能出这招,大家还能说什么呢,世子都能这样干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于是,一片驴鸣之声旷野回荡。

  若是普通人这种搞笑的举动,也就是当作笑谈说说罢了,而这群人的驴鸣悼亡,却被记入史料,这不仅是曹丕的历史地位,还有王粲的名望。

  王粲,字仲宣,出身名门望族,从曾祖父开始就担当要职。所以,王粲自幼就受到良好的教育,非常聪明。191年,那时王粲也就是十三四岁的孩子,就已经显示出他非凡的天赋, 当时蔡邕的才学天下闻名,可他却对拜访他的文人名士们说:“这位是司空王公(王畅)的孙子王粲,他确实是奇才,让我自愧不如。我家里收藏的书籍文章,应该全部送给他。”

  蔡邕故后,的确履行了他的诺言,将其藏书数车六千余卷赠与王粲。王粲不光是文采超群,还有过目不忘的特殊本领,《三国志·魏书·王粲传》记载这样的内容:

  说是王粲和同行的友人,发现一块石碑上面的碑文,看了一遍就能够背诵下来,友人诧异,不敢相信,王粲当场验证了,这让友人心服口服。还有一次,正在看人下棋的王粲,不小心碰乱了棋盘上的棋子,王粲让他们别担心,自己可以复原成原来的样子。下棋人不相信他能够做到,故意拿了个手帕盖在上棋子上面,重新换了个棋盘让他摆上,结果是无一子误差。

  王粲在算术上面也是个天才,《三国志·魏书·王粲传》说他生性善于计算,很简捷就能算出答案,不出差错,所以说王粲就是个奇才。

  王粲文学造诣很深,是“建安七子”之一,梁朝大文学评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才略》中赞誉王粲为“七子之冠冕”。王粲最负盛名的作品,莫过于《登楼赋》,是王粲投奔同乡刘表时期所作。荆州牧刘表,看不上相貌一般,身体瘦弱,又不拘小节的王粲,这让客居异乡,怀才不遇的王粲很苦闷。

  建安九年(204),流寓荆州第十三年的秋天,王粲登上当阳东南的麦城城楼,纵目四望,万感交集,久客思归的他写下历代传诵不衰的名作《登楼赋》。同时期的作品还有《七哀诗》也很著名,这些作品都传达出,王粲生逢乱世、长期流落他乡的悲凉之情,和壮志难酬的感慨。

  建安十三年, 刘表去世后,王粲力劝刘表的儿子刘琮归附曹操。 等荆州平定后,曹操就任命王粲为丞相掾,赐爵关内侯。王粲终于得到了重用,一扫阴霾。

  因此,王粲的作品的基调大为改观,荆州时期的作品笼罩着凄凉悲愤的情调,归顺曹操后,在这样的一代枭雄身边,自然会被他宏伟统一大业理想和卓著战绩受到鼓舞,所以,这个时期的作品充满了激昂奋进的情绪。

  如分别写于曹操西征关右和东征孙权的五首《从军诗》,作品对曹军的征伐进行了热烈歌颂,同时也表达了作者投笔从戎、建功立业的高昂情绪。

  王粲来到曹操身边,受到重用,和曹丕、曹植的关系都不错。上面说到后来王粲去世时,曹丕率众学驴叫为他送行, 曹植也作《 王仲宣诔》来悼念王粲。能得到曹家人如此厚爱,可以说,王粲的生活环境还是比较宽松的,应该是施展抱负,大显身手的辉煌时刻,可王粲却过早去世了。

  对于王粲的去世,他身边的人是有异议的,认为他心胸不够宽阔,有急躁好胜的心理,而过多的思虑导致他压力很大,健康受到伤害。史料记载,曹操外出游览观光,总喜欢把见多识广的王粲带在身边,可王粲总觉得曹操对他的的重视不如和洽、杜袭。

  有一回,曹操单独召见了杜袭,直到半夜也没见他出来,王粲心里着急就坐不住了,问:“不知曹公对杜袭说了些什么?”和洽知道王粲的心思,就说:“天下的事难道能全都知道吗?您白天侍奉曹公就可以了,为这郁郁不乐,您想一个人都兼顾起来吗?” 是啊,曹操身边名士那么多,怎可能独宠一人,天天这么担心,可不就是太劳心费神了。

  王粲还在20多岁的时候,遇到名医张仲景,张对他说:“你已经患病了,应该及早治疗。如若不然,到了四十岁,眉毛就会脱落。眉毛脱落后半年,就会死去。现在服五石汤,还可挽救。”王粲听了这话不以为然,根本就不相信张仲景说的话。

  几天之后,张仲景再次遇见王粲,就问他吃药没有,王粲敷衍说吃过了,张仲景看了王粲的脸色,无奈摇了摇头,语重心长说:“你并没有吃药,你的神色跟往时一般。你为什么讳疾忌医,把自己的生命看得这样轻呢?”即便张仲景这般告诫,王粲还是没有丝毫重视。

  果然,20年后,王粲眉毛逐渐脱落,半年就命丧黄泉,可惜了万卷藏书就此易主,想来王粲是否会更加不安呢?


Power by DedeCms